您的位置: 沙坪坝信息港 > 健康

Q这次咖啡金如此大卖以后的锤子会考虑继续iyiou.com

发布时间:2019-02-19 17:50:49

罗永浩在其个人微博发布长篇文章《我的长篇问答原文》,回答了友对锤子科技和他本人的诸多提问。罗永浩说锤子科技明年的小目标先赚它一个亿,也回答了关于锤子的设计美学及产品设计方面的相关问题。但是,龙哥~~文字没法呈现你的美,得出语音版呢,你懂我意思吧?

Q:这次咖啡金如此大卖,以后的锤子会考虑继续使用这个颜色吗?

当然,除非消费者不喜欢了。如果没有意外,黑白这两个经典色我们会一直做,其他颜色则会根据市场反应来调整和尝试。明年上半年我们的新品上,我们做了一些不一样的色彩尝试,到时候会给大家一个惊喜。

Q:下次会提供更高版本的内存吗?比如 128GB?

会的。这一次没有提供128G,不是因为我们觉得没有需求,而是因为一些客观条件的制约,很遗憾。

Q: 为什么 Smartisan OS 坚持拟物化?

这是完全错误的认识,Smartisan OS 并不是一个拟物化的系统,它是一个该拟物的地方拟物,该扁平的地方扁平的系统。拟物还是扁平,不是一个简单的美学问题,而是一个专业的产品设计问题。从人机交互和图形界面设计的原理上,有些地方做成拟物和扁平都说得通,有些地方就必须拟物,而有些地方扁平。

在 iOS 7 出来之前,iOS 一直都是一个合乎交互逻辑的,该拟物的地方就拟物,该扁平的地方就扁平的系统。业余产品经理强纳森掌权之后,一切都改变了。除了一个业余的操作系统,强纳森带给这个世界的副产品还包括一个同时拉低正反双方智商的一个伪问题:拟物好还是扁平好?

举例来说,在同一个界面内,显示文字内容的部分,通常要设计为扁平,白底黑字,这是为了让用户专注内容本身,而不是去研究文字下面的那张拟物的纸张仿了什么材质之类的。(但也会有例外。比如,同样是显示内容,OS X 的便签就做成了彩色即时贴的样子,这是为了引导用户把它当即时贴用,而不是当成文本器之类的去用)到了该界面的标题栏上,设计返回和确认的按钮时,就一定要把按钮画得像一个真实世界里的物理按钮,即一个拟物风格的按钮,这样才能让用户没有学习成本,或学习成本。

因为生活经验(即便你只有五岁)告诉我们,一个看起来像按钮的东西,理论上是可以按的,而且它按下去之后通常会有一个回馈。这样设计的结果就是没人教你用过触摸屏,你也会操作,这就是所谓的符合直觉的操作界面。

而一个没用过触摸屏的人,不会觉得白底黑字的返回和确认是可以按的。糟糕的产品经理们会说,因为这些年大家都用过触摸屏了,所以你不用再把返回和确认做得像按钮,

Q这次咖啡金如此大卖以后的锤子会考虑继续iyiou.com

大家也知道它是可以按的了,这是非常无知和自以为是的想法。你注意过好的高级酒店和烂的高级酒店的区别吗?前者会假定客人可能不会用他们的某些设施因而时时感到惶恐,这成了他们随时准备改进的动力。而后者呢?通常会自信满满地认为客人应该会用他们的所有设施,除非你没住过高级酒店。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生平次拿起他们的触摸屏或是平板电脑,那些对怎样打造一个完美的产品这种事心存敬畏的产品经理们,会假定每一个用户都是生平次使用他们做的触摸屏设备,这不是什么扯淡的匠人的初心或情怀之类的,这没那么高大上和诗情画意,这只是一个基本合格的专业态度。

苹果的 iPhone 和 iPad 流行起来后,我看过一个与之相关的纪录片,其中感动我的一个场景是,采访者拿着 iPad 到美国的智障儿童学校去,给那些有智力障碍的孩子们做尝试,发现他们很多人都会操作,这就是乔布斯伟大的地方。

Q:为什么锤子会决定将Big Bang和 One Step开源?

有人说,软件抄袭是没有技术门槛的,而且在中国,一般说来,被抄袭的去打官司也打不赢,老罗这小子很聪明,知道别人反正都会抄,就索性做成了开源,弄得大家抄也不是,不抄也不是,大家拿去用了,还会念你的好。

其实没这么复杂,这件事真正的原因是,我们希望通过开源,使更多其他厂商也都做这两个功能,终带动大多数安卓系统的第三方应用开发商都支持这些特性。否则我们作为一个小厂商,很难推动这件事。我们后续还有很多类似的功能设计,大部分要依赖这样的开源方式来推广普及。

Q: 如何在交互上带来革命性的突破?怎么解决安卓系统碎片化的问题。

现有的触控屏方式不变的情况下,单纯靠软件交互来实现革命,可能性不是很大。未来能在智能设备上实现革命性突破的,一定是软硬件结合的方案。安卓碎片化问题?这是谷歌的问题啊,我们基本上做不了什么。开源的系统也可以有规范,这方面谷歌确实做得不理想,但可以理解,他们毕竟是一个工程师文化严重的技术驱动型公司,产品方面的意识是较差的。

Q: 为什么在锤子自己亏损的情况下,依然要坚持向开源社区捐款?

这个我在发布会上解释过了,企业开商业发布会的门票卖钱,是的。卖钱的目的,是为了保证来的都是我们的核心支持者和用户,不是要赚门票钱。这钱我们用于公益事业,会给企业形象加分,自己拿了,会给企业形象减分,只有加分和减分,没有零分,没有中间状态,所以从逻辑上,它只能被捐出去,即便企业亏损。

至于为什么要捐给 OpenSSL、OpenBSD 这样的开源社区,根本原因是他们的工作对这个世界确实有巨大的帮助,意义深远。几乎每一个科技行业的从业人员和用户,都或多或少地受益于他们所做的贡献,但他们竟然经常因为资金问题面临难以为继的局面,这简直难以置信,我们为他们的艰难处境经常感到不安甚至是难过。

那些怀有理想主义,淳朴善良,经常谦称自己是码农的软件工程师们普遍拙于表达,没有把好听的口号挂在嘴上,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精神,在开源世界里确实一直都是再自然不过的温暖存在。我们为我们提供的这一点微不足道的捐款,能给他们事实上提供很大的帮助这一事实,感到非常荣幸。如果没有意外,我们会一直资助他们或类似他们这样的开源社区。我们也承诺了捐助国内的开源组织 OpenResty,他们的资金账户还在处理阶段的一些手续,一旦开通,我们就会把承诺过的捐赠款打过去。

作为一个创业的智能厂商,我们也是谷歌提供的安卓这一开源操作系统的巨大受益者,其实我们也很愿意给谷歌捐款,但谷歌实在太有钱了,他不需要我们捐款。我们以后会做更多像 Big Bang 和 One Step 这样的实用功能,并将其开源。相信我们的努力,也会给让我们曾经受益无穷的开源世界带去回报。

Q:今年锤子发布会宣布捐款给 OpenBSD,为什么选择它?

我们今年捐助的 OpenBSD,是知名的免费开源操作系统之一 ,也被称为世界上安全的操作系统,不仅思科和诺基亚这种大科技公司都使用他们的代码,所有主流的操作系统都会用到他们的技术,像微软的一些专有系统就是基于 OpenBSD 开发的。

Q:两年前,锤子就捐了一笔钱给 OpenSSL,有什么结果么?

OpenSSL 代码可以为互联上的数据提供加密传输功能,由于它的开源和免费,它早已经不知不觉地成为了互联基础设施的一部分。很多科技公司,包括大量顶在场所有人乃至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尖的 IT 公司和世界1000强企业都使用其代码确保数据安全,我们常用的 SMTP/POP/IMAP 邮件服务也会使用 OpenSSL 来加密通信数据,完全可以说,OpenSSL 是人类隐私的捍卫者。但资金上的压力使得这个团队维持运作很艰难。

OpenSSL 告诉我们,锤子科技和锤友的捐款,使得他们中的某些利用业余时间从事开发的工程师得以全职从事开发,也使得他们能够另外雇佣几个全职人员,加快了开发和更新版本的节奏,我们非常高兴看到这样的结果。

Q:浩哥你是如何把这么多的人才号召在一起的呢?

所有人类的创业故事都是一样的:初,我千辛万苦哄来了几个有理想、有共同的价值观、有技术,但没经验的罗粉工程师,他们千辛万苦哄来了一些他们的朋友和同事,后来我又哄来了一个的人力资源主管,我们一起哄来了一群小牛,小牛和我们一起合谋哄来了一些中牛,中小牛一起哄来了几个大牛......每个关键性岗位都有至少一个大牛,且磨合一段时间之后,一个创业公司和大公司的差距就没那么悬殊了。

整个过程里,三件事重要:做事要坚持不懈,百折千折万折不挠;要每一轮都能融到钱;要有好运气。一般说来,只要真正意义上能做好项,后两项通常都会随之而来,虽然融资和运气的规模不好说。

另外,文青创业一定要注意:对创业来说,价值观和理想主义始终都是严重加分项,但不是必要条件,否则解释不了那些成功的流氓公司。但令人安慰的另一个统计学事实是,整体上,有价值观、有理想主义,不唯利是图的企业更容易做大。

Q: 坚果系列以后会怎么去做?

不能说,但明年肯定给你惊喜。

Q: 做的这么好,为什么知道的人那么少!

还是做得不够好嘛,否则全世界都知道了。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Q: 罗老师,你对锤子的期待是什么,近一年的目标是什么?

未来的目标是在下一代人机交互革命的时候,成为行业的角色。明年的目标就很小,要赚钱,比方说先赚它一个亿。

Q:怎么看现在的iPhone系列?

尽量不说同行了吧。

Q:你认为被誉为工匠的人,身上具备哪些特质?

事儿逼,不抠细节难受。运气好,找到了终生不厌倦的工作(这个经常被错误解读为坚持)。

Q: 你觉得中国人现在的审美能力提高了吗?

肯定是在提高,基本上,这和物质生活水平是正相关的。

Q: 行业应怎样发展创新才能避免所有千遍一律呢?

很难。首先,得有骨子里不一样的业界外的人进入这个行业(这是基础),然后,他得找一群不一样并且跟他志同道合的人,再之后,他还得找一群一样但愿意陪他们不一样的人,接下来,他们要把不一样的先卖给不一样的消费者,再然后,当通过不一样的消费者影响到一样的消费者时,他们要小心平衡不一样的消费者需求和一样的消费者需求之间矛盾的同时,做更多不一样的东西并且更好的东西来谋求持续发展......总之,能做到这些的人十几二十年才出一个,夹在中间的时期,就是这个行业千篇一律的时期。

Q: 老罗,您认为十年内中国行业水平能超越国外吗?

完全没有问题。

Q: 中国的创业者中有没有你非常喜欢和欣赏的?

当然有,很多啊,比如做汽车的李想,做平台的张一鸣,做家具的舒为,做大象公会的黄章晋很多。

Q: 创业之后你快乐吗?

很快乐,但实在太忙了,所以非常对不起家人和朋友...单以事业来说,简直不能更快乐了。和平年代,不打江山,不混黑社会,想不到有什么是比创业更过瘾的。

Q: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工业设计?

很早了,大概是十来岁,家里刚开始购置一些商品化的家具和家居物件的时候。但知道存在这么一门学科,并开始看相关的书籍、杂志等等,是二十出头的时候。

Q: 请问创业路上您觉得幸福的事情是什么?

前面昏天黑地忙了五天之后,周六跟几个骨干产品经理讨论一整天产品细节(前提是他们事先准备得很好,我前一天睡得很好);2. 周六做好了加班一整天的准备,结果事情进展异常顺利,一两小时就结束了,提前七八个小时回家给家人惊喜。

Q:锤子VR的进展怎么样了?会是之后的主打吗?

我们确实一直在做 VR。但对我们核心团队来讲有一个聚焦的问题。所以现在我们 VR 整个团队原来是由我们的设计总监罗子雄带队的,现在已经完成了独立融资,切割出去独立发展了。我们未来会聚焦在上,但是一旦实现盈利,马上就会加大在虚拟现实方面的投入,因为我们坚信 VR 未来 8 到 10 年会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下一次计算平台的革命中,我们希望成为者,或至少是批追随者,也希望因此能把公司做成国际化的大公司。

Q:除了,锤子还会做一些相关的周边吗?

我们95% 左右的精力还是会聚焦在上,也会做一些数码周边,以释放我们过剩的设计能力。因为在配件领域设计师更容易发挥,对设计师来讲,是一个人身上带着四个镣铐在跳舞,所以我们希望设计团队把过剩的设计实力在数码周边产品上释放。为了未来的科技生活,我们也有一些尝试性的东西在做预研。但在公司实现彻底盈利之前,95% 的精力还是集中在本身。

Q:如果请明星代言,觉得哪位明星锤子代言?(除了你本人)

我也没有代言,我是产品经理出来讲讲产品,没有代言。其他明星代言?坚果有可能,因为针对的是年轻人群体,Smartisan 系列应该不会。

现在OPPO,vivo靠着线下闯出一片天,锤子之后也会做实体店吗?

A:暂时没有实体店,很抱歉。

Q: 平心而论,你觉得安卓智能中,哪个有科技感,设计感?除了锤子以外。

科技感?这个很多,但设计感基本上没有。

Q: 会研发自主处理器吗?

规模和条件成熟的时候,当然会。

Q: 你觉得锤子的核心竞争力在哪?

不一样的工业设计,创新的软件用户体验,还有理想主义气质的品牌故事和调性,大概就是这些吧。

Q: 罗老师,问一下,对未来锤子的市场预期是多少份额,什么时间能达到这个预期?

希望未来三五年做到中国前五名以内,再用三五年做到全球前三名以内,到时候差不多也该被下一代计算平台淘汰了。

Q: 怎样看待现在拼配置的情况?

A:除了厂商之间拼配置之外,还是有一些用的,比如后台可以同时运行的 app 数量多一些,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善用户体验。

Q: 老罗,你觉得中国人盲目跟风吗?

是,其实人类多数都是这样的,一般说来,亚洲文化传统的国家相对严重一些。

Q:您准备跨行的时候是什么心境?

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已,没有更复杂的原因。

Q:从英语老师到锤子科技的CEO,您的心态有什么变化吗?

心态好像没有吧,但做事方法上改变很大,因为做的事情本身差别很大。

Q:现在你用语音输入和普通输入法输入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八比二左右吧,我想大概是这样。除了在某些不方便的场合,我基本上都是用语音的。

Q: 现在那么多厂商,频繁的发布旗舰机,这种情况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市场会饱和吗?

我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饱和?已经饱和了呀,总销售量已经不太增长了,至少国内是这样的。

Q: 五年之后,行业会像BAT一样三足鼎立吗?如果会,会留下那三个?

这一轮洗牌后,应该是只剩几家巨头的,但可能不止三家,市场很大(中国年销售五亿部左右),前五六个都还有机会。哪几个?不好说。

水晶吊灯厂家价格
浙江钢木门价格
epcos代理报价

旗舰店

ToB市场

行业研究报告

餐饮资讯-餐饮头条新闻资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