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咒符

2018-09-15 09:58:24

真应验了那句俗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不,吴技能脚踏靠山的东风,青云直上,摇身一变成了吴局长。

这吴局长真是人如其名,他是典型“三无”(无能力、无知识、无学历)局长,整天尸位素餐,坐在局长的位置上安逸混日子。虽然吴局长是猪八戒的脊梁——无能之辈,但他手下的刘、杨副局长干事情颇有魄力,组织能力也得心应手,这样,吴局长不用操心,局里大小事情都能被他俩摆平。

表面上,刘、杨俩位副局长对吴局长毕恭毕敬,言听计从。暗地里,实则他俩对吴局长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吴局长占个茅厕不拉屎,像条流淌的小河,切断了他俩升官的通衢。他俩都想除掉这个眼中钉,肉里的刺。可无奈,他俩都势单力薄,与吴局长较劲,无疑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吴局长的靠山岿然不动,让人仰望而高不可攀。他俩只好食下无计可施苦果,忍气吞声在吴局长颐指气使摆布下工作。这吴局长真有耐心,在局长位置上一坐就是五年。

一天中午,办公室主任涅歌巧陪同刘、杨俩局长在外面办事情,临近中午,大家肚子开始擂战鼓。杨局长提议,先把肚子饥饿问题解决,下午再办事情。杨局长一说,得到他俩踊跃赞同,就近一家餐馆吃午饭。他们走进餐馆,拣一处偏僻的地方坐下,点好菜,等待菜做好端上来。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两个穿道袍的江湖人,俩人就坐在他们的邻桌。他俩点好菜,就滔滔不绝谈论自己的行话来。大个子道士说:“朗朗乾坤,谁主命运浮沉?”小个子不以为然插话:“你别咬文嚼字来忽悠人了,你有什么绝技说来听听?”大个子不屑一顾的说:“我俩今天在同一个地方摆摊,我这里聚集很多人,你那里只有几个人给你捧场!”小个子大概被高个子道士挖苦火了,就嚷:“你就会画咒符,在那个人画像上钉铁钉,先从印堂穴位开始下手,再念十遍心头恶毒咒语,你那玩意也只能糊弄不明真相的人。”俩人就这样唇枪舌战,直到菜端上来,他俩只顾狼吞虎咽饭菜。他俩吃饱喝足,结了帐,就吵吵囔囔下楼去了。

这一桌三人,喝着酒,细吞慢嚼饭菜,显得很优雅。任涅歌打破大家的沉默,轻声问俩副局长:“那道士说的神乎其神,你们相信吗?”他俩不约而同“嘿嘿……”一笑,杨局长说:“那是江湖骗人把戏,他们到处招摇撞骗,傻瓜才信以为真!”刘局长接过话:“杨局长说的言之有理,这些雕虫小技真是无稽之谈。小任啊,我们 是国家干部,那些下三烂的东西不能灌进到我们思想空间!”小任忙陪着笑,端起酒杯向俩局长敬酒,开口道:“谢谢俩局长及时提醒和教诲!”一顿饭,他们足足吃了两个小时,才打着饱嗝,红光满面走出餐馆。

大概过了一个月时间,任涅歌在理发的时候,才知道局里出大事情了,是一个也来理发的人亲口说的,他的吴局长驾驶车辆外出旅游,刚开出局的门口,就被一辆拉沙子的卡车撞上。吴局长的小轿车被撞得面目全非,成了蜷缩的大麻花,吴局长当场就一命呜呼了,地上只有一滩血迹,尸体成了肉圆子。任涅歌理完发,就朝局里打的而去。等他到了局里,事故现场已经清理完毕。门外,刘、杨俩局长站在那里阴郁着脸,猫哭耗子般难受。他俩把小任紧紧拥抱,都没有发言。其实,他俩现在是心花怒放,阻挡他两升官的那座大山砰然坍塌了,前方是一马平川。局长的职位将在他俩中产生,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

这吴局长一死,局里的人就开始在背后小声嘀咕,大家热门话题是谁最有可能坐上局长的位置,当然人选自然是杨、刘俩位副局长中产生。大家猜来猜去,把他俩翻来覆去比较——他俩领导能力不相上下,干事情果断魄力在伯仲之间。总之,从他俩中遴选出一位局长出来,大家都认可支持的!

新任局长工作紧锣密鼓的进行中。终于到了尘埃落定的揭晓日子里。在局办公室里,大家济济一堂,由县委负责这一块工作的副县长主持会议。副县长先来一通即席讲话,然后就开始揭晓新一轮局长的名单。大家屏气凝神,目光不约而同在杨、刘副局长身上飘来飘去。当副县长读到新任局长就是任涅歌时,大家仿佛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认为局长读错了名单。大家都愣怔在那里,只见杨、刘俩位副局长带头鼓起掌,那掌声很热烈,很卖力。就在俩位局长的掌声里,任涅歌满面春风的走上讲台,做任职工作的报告。大家满脑袋的疑窦——这任涅歌有何能何德担任局长的职务,他干事情拖泥带水,自己办公室主任的工作都做的很尴尬,无论在哪个方面做比较,他都不能跟杨、刘副局长相提并论。大家也不明白,为什么俩位局长到口的肥肉不吃,还拱手相让给没有靠山和背景的任涅歌。就算俩局长摆出高姿态,也实在离谱。迷,像空中燃放的烟花,缤纷大家想象的空间。当任涅歌做就职报告讲话的时候,此时大家 才如梦初醒——新任的局长就是任涅歌。

大家怀疑归怀疑,任涅歌在局长的位置毋庸置疑,他春风满面的走在大家的视野里。

一年后,任涅歌跟一位知己在酒馆里透露了他当初当局长的秘密。他先从他与刘、杨副局长在酒店里吃饭遇见俩位道士谈起来,并将道士当时谈话重复描述一遍。接着就把吴局长出车祸简明扼要陈述。他说到这里,喝口酒继续说:“就在吴局长死亡之后,他俩就明争暗斗,各自在托人,拉关系,抢购局长的职位。有一天,他俩在会议场上,由于会议当时换了主题,他俩让我回局里讨回会议资料。我打开杨局长办公室的抽屉,心惊肉跳的一幕扑在我的眼前——他抽屉里有两张画像,吴局长的画像面部都钉满了铁钉,刘局长画像才开始钉几枚铁钉,咒符行动刚刚开始。我把会议资料拿出,把那两张画像揣在怀里。我又来到刘副局长的办公室,打开他的抽屉,让我目瞪口呆的一幕再次划破我的视线——他的抽屉里也躺着两张画像,吴局长的画像面部也钉满铁钉,而杨局长的画像刚钉上几个铁钉,我当时就明白了什么回事,也把这两张画像揣在怀里,拿出会议资料,急忙闪身离开刘局长的办公室。当我把会议资料交到他俩手里,他俩浑然不知,他俩的秘密掌握在我的手里。会议结束后,我分别打电话给他俩,我从怀里掏出各自咒符画像出来,他俩见我抓住了他俩把柄,物证就在眼前,像明晃晃的刺刀,向他俩挑战。他俩见事情已经败露,吓的面如土色。他俩唯唯诺诺,向我信誓旦旦,以后的工作由我当家做主,他们一定忠心不二。他俩不但主动放弃局长职位相互角逐,还在上级领导面前极力推荐我能胜任局长一职,由于俩局长都同时保驾护航,让我当局长,自然,我没有劳神,就坐在局长的位置。他俩交换的条件就是——让我把这个秘密守口如瓶,不能对外人泄露一点口风!”任涅歌知己忙举杯,奉承的祝贺:“这叫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为任局长干杯!”他俩豪爽饮完各自杯中的酒。任涅歌放下酒杯,吃口菜,颇寓意深长的感叹:“如果你心中有了盘算别人的咒符,乐观的说,你也是别人心中的咒符;悲观地说,你也是他心头之患除掉的咒符,但这个咒符一旦在心中形成,你不知不觉就成了自己的咒符!”

任涅歌和他的知己酒气冲天走出餐馆,踉跄在冷清的大街上,头顶倾泻诡秘的路灯,路上他俩摇晃扑朔迷离身影,在午夜里飘荡……

热缩护套管
佛山电脑蒸汽房
三永国际银座140㎡以上户型图-三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