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沙坪坝信息港 > 法律

一代奇女子潘金莲解读潘金莲的人生沉沦史

发布时间:2020-02-15 18:34:51

一代奇女子潘金莲:解读潘金莲的人生沉沦史

导读:楔子帮腔起,大幕徐启,灯光映出一组雕像--“武松杀嫂”场面。帮腔止,群雕活。台侧云阶映出古代文人和现代女郎,两人对话通报姓名。原来文人是《水浒》作者施耐庵,女郎是小说《花园街五号》中的女主人公吕莎莎。施耐庵说:“女人是祸水,任我口诛笔伐,声名狼藉早已盖棺定论。”

络配图

吕莎莎批评施耐庵是“传统偏见”,说自己“站在80年代的角度,重新认识潘金莲,思考这一个无辜弱女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向沉沦”。

第一个男人张大户召见侏儒武大郎,要把潘金莲“赐予”他。“三寸丁好配你三寸莲步,打烧饼打断你凡根傲骨。”潘金莲不愿嫁,张大户说:“你不与武大为妻,便与老夫作妾,二者必居其一。”潘金莲表示:“决不伴豺狼共枕头。”张大户关门欲行非礼,金莲挣扎反抗,咬大户手腕,举烛台自卫。云阶映出贾宝玉同吕莎莎。宝玉说:“金莲若进《红楼梦》,十二副钗添一钗!”吕莎莎认为巴金的《家》中“鸣凤与金莲同悲哀”。宝玉唱:“冲进《水浒》救弱女”,吕莎莎唱:“弱女飘到紫石街。”

络配图

第二个男人潘金莲和面打饼,神游花街长叹:“强扭夫妻百事哀,愿大郎软弱性情改一改”,闭塞灵窍开一开“。武大郎却说:“人矮焉得不低头”,“我只求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三个泼皮和现代阿飞上门生事,出言无状,动手动脚,潘金莲给泼皮一记耳光,要跟他们拼了。武大郎怕事左拉右拦,泼皮胁迫武大郎从他的跨下钻过,不然就要砸房子。武大郎为保房子,不顾金莲阻止,忍辱钻裆。金莲颓然掩面,感叹:“丈夫无能,人世不平,可耻可悲。”云阶中映现安娜·卡列尼娜,说:“我同情她的命运,叫她反抗吧,象我这样,冲出不幸的家庭!”吕莎莎对答:“亲爱的安娜,不行,她不能象你那样浪漫,更不能象我这样离婚!”

第三个男人武松披红彩打马游街,潘金莲观望打虎英雄英姿,钦佩神往。武大郎引金莲与武松相见,泼皮、阿飞又来紫石街寻衅,武松挥拳痛打,泼皮、阿飞叩头告饶。武松出公差前归家辞行

,潘金莲备酒饯行。金莲听说武松归期难料,悲从中来,清泪夺眶而出。武松开导金莲“嫁鸡随鸡”,潘金莲借酒劲端椅靠近武松,星眸露情,唱:“酒后吐出真言语,情如浪潮冲破提,但愿共饮交杯酒,恨不相逢未嫁时。”武松勃然大怒,拂翻酒杯,正色道:“兄嫂姻缘前生定,拜堂必须共白头。嫂嫂不把哥哥守,管叫你认得我打虎降兽铁拳头!”

络配图

后扬长而去。潘金莲绝望呼喊“叔叔”,昏厥。武则天出现,上官婉儿说:“武松恪守伦理节操,可敬可爱。”武则天曰:“潘金莲长年苦闷,一遇英雄由敬生爱,也是情有可原。”武则天让芝麻官替潘金莲作主,芝麻官回禀:“翻遍历代法典,无有与潘金莲作主的条款,此妇敢向小叔子露情,实属大逆不道。”武则天道:“潘金莲只不过向小叔子吐露一点苦闷,表白一丝爱慕,竟被你们视为‘大逆不道’,上贵下贱,男尊女卑,太不公平了。我武媚娘玩了三千‘面首’,潘金莲又未尝不可自谋出路,寻找第四个男人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