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人民日报官员已成为高风险低收入弱势群体

2018-11-30 19:44:48

人民:官员已成为高风险低收入弱势群体

【编者按】

由于改革干部人事制度,让官员能上能下、能进能出,使有序流动成为新常态,人们就会以平常心对待辞官现象。

人民今天(12月29日)刊发了《辞官现象折射“官念”之变》一文,指出辞官者之所以有此勇气,与改革深化、市场经济体制完善紧密相连。而且在从严治党、从严治吏的大环境下,发现领导干部很多时候属于“高风险低收入”的“弱势群体”,千军万马奔仕途的热潮自然会有所降温。

文章认为,透过辞官现象,看到的是政治生态、社会发展的深层变化。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为人才双向流动奠定了更坚实的社会基础。

文章指出,去职者渐行渐远,在职者应忠于职守。为官一任,不能因制度严了就“在岗不在状态”。或会干不如会看,见风使舵,选择性办事;或会办不如会推,推诿扯皮,不办事、少办事;或善为不如善拖,拖延应付,马虎办事;或善管不如善转,尸位素餐,吃公家饭,干自家活。

全文如下:

改革干部人事制度,让官员能上能下、能进能出,使有序流动成为新常态,人们就会以平常心对待辞官现象

不为“良相”,愿为良医。日前,陈延武辞去湖南益阳政协副主席,抖落一身“副厅级”光环,当起了“陈老中医”。年过半百,淡然告退。

官,本是一种社会职业,同医生、清洁工等各行各业一样,都是社会的需要。有许多一技之长的人,走上管理岗位,甚至弃“专”从政,把专业知识与精神带入了新的领域,当然,也可能会有“工作需要”和“个人兴趣”的矛盾。陈延武也曾在仕途奋斗,以求实现抱负。只是,蓦然回首,发现从医之心仍“在灯火阑珊处”,毅然离开,既是追寻个人梦想,又是对身份的重新定位。

这两年,干部辞官已不新鲜。有为求圆梦辞职的,如北京市昌平区原区委书记关成华,重返大学校园,潜心读书、观察、思考。有想“自我掌控生活”辞职的,如浙江省平阳县原副县长周慧在辞职感言中说:“这一刻,仿佛云淡风轻。”有因为工资低辞职的,如四川古蔺县石宝镇原副镇长赵光华,吐槽工资仅够给孩子买奶粉、尿布,工作6年还靠父母接济。有不满足现状辞职的,如广州市公安局政治部人事处原处长陈伟才,告别战斗20年的公安岗位,改任珠海格力电器(000651,股吧)副总裁。

透过辞官现象,看到的是政治生态、社会发展的深层变化。

辞官者之所以有此勇气,与改革深化、市场经济体制完善紧密相连。回顾历史,体制内的人曾三次集中“溢出”。次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一批公务员赶潮下海;第二次是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后,改革开放步伐加快,民营企业政治地位提高,大量公务员再度辞“官”;第三次是2000年前后,政府机构改革精减人员,不少干部辞职。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为人才双向流动奠定了更坚实的社会基础。几天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案获得通过。机关事业单位与城镇职工的养老金并轨,更加促使人们以平常心看待“官”与其他职业间的多元选择。

辞官者的动机千差万别,但不能说完全与“为官不易”无关。十八大以来,从严治吏、反腐倡廉成为新常态。八项规定真落实,“老虎”“苍蝇”一起打,当官有权不能“任性”,更不敢腐败。从严治党、从严治吏的大环境下,过去那些认为当官旱涝保收甚至油水十足的人,发现领导干部很多时候属于“高风险低收入”的“弱势群体”,千军万马奔仕途的热潮自然会有所降温。

(:HN058)

红叶小檗
陶瓷盅
柑橘品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