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千年园林雅士好静小

2019-02-02 01:51:47

  中国园林6月17日消息:文人雅士们,骨子里或多或少是忧国忧民的。当文人的理想、情怀和抱负得到施展时,春风意气,千古流传。反之则解甲归田,寻一处静谧,亭台楼榭,将家国情怀融入一山一石、一草一木,在“理想国”里琴棋书画,倒也别有一番情趣。现在看来,后者的生活选择,倒是对中国古典园林文化的发展,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新都区新繁古镇的西北,就隐藏着这样一座静谧的唐代古典园林,也记录了一代名相李德裕的起伏人生。

  雅士好“静”

  小小园林藏家国情怀

  和众多坐落于江南一代的园林相比,东湖显得尤为“静”。即使在周末,也很难见到旅行团和大批的游客。上周末,经过一段颠簸车程后,在一条长长的透露着古典风雅味道的巷子门口移步向前,大约走了五十米开外的样子,猛然间抬头,恍然已到园门入口处。门口处把守大门的两个石狮子一左一右,坐落于门口的桥墩之上。

  移步往里,静得让人甚至有点窒息。进门后,护城河引水形成的湖正面相对,湖内的荷叶漫无边际地疯长着,中间的荷叶上星星点点地盛开着几朵荷花。顺着导游的指引望去,不远处玲珑剔透的假山上,花草繁杂、苔藓斑驳,咫尺山林,却又不能直行到达,移步换景的玄妙之处彰显无遗。

  在很多古建筑学者看来,东湖的静,更多的是历史积淀和文化底蕴。尤其和中国古典园林艺术中强调的“天人合一,师法自然”哲学密切相连。唐时,部分文人崇尚玄学,贵无主静,虚静恬淡,清静无为,从而寄情山水,寻求一处静谧之地,远离政治纷争,将内心深处的家国情怀深藏,转而投向大自然的怀抱,也算是一种解脱。对于有着二度登相位的李德裕而言,其中被贬之年月的内心斗争与苦楚,或许只能在静谧之夜诉说与这园林听。

  实则,除了李德裕外,深藏情怀于东湖的雅士、士大夫们并不在少数。北宋天圣获得更多人的承认;当你发现你所承担的角色有高低之分时五年王安石之父王益出任新繁知县、新都学者梅挚、新文化运动活跃人士吴虞,都曾在此寻求过静谧,借诗词歌赋抒发内心无法施展的政治抱负。而如今东湖内的“三贤堂”,还供奉着李德裕、王益、梅挚三人的雕塑,游览时分,清风忽来,万籁俱寂,好像瞬间将带回到一如流连的昔日岁月光年。

  历经沧桑

  品味千年园林独特风情

  东湖有今日之规模,除李德裕初期主持修建成东湖古建筑群外,还历经宋、元、明、清不断地修葺。

  如今的东湖内,楼、台、亭、阁就有20余座,多为开敞的木式结构,悬山或歇山顶,颜色都较为朴素,基本实现了唐代传统皇家园林和川西园林建筑风格特点的融合。在公园里面静静地一个人愣愣的呆着,有一大一小两处古池塘,池塘之间以溪流相通,大点的因其形状类似砚台而名曰“砚湖”,稍小一点的叫“万花池”

千年园林雅士好静小

。现在正值夏日,池内繁花盛开,花香扑鼻,自园林东向西漫步可路过两处池塘到达月波廊,长约百丈,如折叠屏风,沿湖而立,午夜时分,有情调者游玩东湖,月影波波,可尽收眼底。

  在园内漫步时,一度被形形色色的廊所震惊,整个园林,几乎被曲廊、长廊所连接起来。附近的居民,空闲时分,也会来廊檐下坐,抑或捧本书品味墨香,抑或情侣挽臂而坐,说些情话。自然,碰到几个懂古建筑的游客,一起品味下偏安一隅的唐代原因就是他太容易满足了园林,定会有另一种风情。

  “如果从李德裕时期算起,东湖公园已经走过了千年的历史。”导游的一席话,将从品味的陶醉中唤醒。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园林独具特色的建筑风格和那些历史人物的存在,历经沧桑的东湖才显得别具一格。找个周末,携三两好友,徜徉其中,品味千年前大唐王朝的风雅和一代名相的起伏人生,定会别有一番情趣。

  :

  园林应成为城市生活的绿色福利

  乌海乌达区推进国家园林城市创建纪实

  襄阳:传言老桂花树要倒园林专家会诊表示无碍

  山西:大同市园林绿化队为社区补植花卉

  (来源:成都)

衡阳工艺伞厂家
树种图片
儿童智力开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