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赶大营(14)

2018-11-06 13:47:42
赶大营(14) 崔化龙走后,崔大娘很难过,忍不住又哭起来。

崔大爷难过地拍着腿说:“要叫我,宁可死也不反,当山大王,那是个啥名号,土匪!哎哟,你不知他手上欠多少人命了!”安文忠深情地说:“真想认您二老为干爹干娘,就怕您二老嫌弃俺们。

” 大娘说:“俺们就化龙一个儿子,还摊上那样的事走上那个道儿,有儿跟没儿没啥两样。

你俩娃既那么说,大娘我就认你们这俩干儿子。

”安文忠一听,急忙拉高旺跪下磕头:“干爹干娘在上,俺的命是您二老救下的。

爹、娘,你们可要好好保重身体,俺们会常来看您二老。

” 临行时,他们竟有些难分难舍,二老把他们送出村落。

崔化龙带着弟兄们打马狂奔。

在途经三岔路口时,崔化龙发现破屋里走出一个姑娘,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马也走得慢了。

旁边的喽啰看出门道,凑上去说:“这妞长得真好。

寨主,你该再来一个压寨夫人。

再有这么一个漂亮夫人,也显得咱们山寨体面。

”崔化龙点点头,悄声说:“给她家人撂下一些银子。

” 喽啰立刻行动,带人走进屋,拉住姑娘就朝外拖。

床上躺着一个病人,那姑娘直朝她喊娘。

喽啰大声命令道:“快拉出去!” 姑娘惊恐万状地站到崔化龙面前。

崔化龙见她穿一件蓝地白碎花的上衣,一条黑色裤子,而且都是新的,便随口说:“日子过得不错嘛,还是一身新衣裳。

好,这就算是你的嫁衣吧。

先委屈点,以后再给你补凤冠霞帔。

”姑娘闻听此言,立刻大哭起来,高声大喊救命。

这时候,有一个身背柴捆的男人正朝这边疾跑,边跑边喊:“放开,放开我的女儿!白妞啊!” 再说这天,柳霞在杨柳青运河岸边洗衣服。

运河上时而有船驶过,运河北岸的青砖瓦房和亭台楼阁倒映在运河水中,风景迷人。

柳霞边洗衣边愁眉不展地望着河对岸,拿起衣服正要往水里涮,突然发现水面上有人的倒影。

她回头一看,又是“二丫头”。

柳霞的脸一下子阴森下来,没理他,继续涮衣服。

“二丫头”厚着脸皮蹭过来,蹲在柳霞旁边说:“我在那边看你半天了,你就是不抬头看我。

” 柳霞没好气地说:“你那是撑得难受,大小伙子不说找点活干挣点钱,总是西逛东逛,没出息!”“二丫头”委屈地说:“我上哪儿挣钱去?我只给你家拉头纤,拉几年了,我怎样忍心再给别人家拉?你家有活我就干,你家船闲我就闲,我是跟定你家了。

”柳霞微怒:“谁稀罕你!你不拉头纤,照样有人拉。

”“二丫头”难过地说:“你对我别这么凶好不好。

唉,我知道你心里只有安文忠,可是,你想过没有,到头来你非得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不可。

” 柳霞一愣神,手中的活儿也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