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衣服用品隔离亲朋好友疏远

2018-11-06 10:27:01

衣服用品隔离 亲朋好友疏远

国际禁毒日前夕走进戒毒所艾滋病专管区探访专管警察生活

文/广州魏丽娜通讯员刘洪群

在广东省南丰强制隔离戒毒所有一个艾滋病专管区,400多名艾滋病学员在这里强制戒毒,高峰时一度超过800人。“626”国际禁毒日前夕,走进专管区,了解从事高危工作的专管警察以及那些戒毒者们。

衣物用品与家人“隔离”

“只要体液交换,就有可能感染艾滋病。”警察姜业涛说,专管区警察天天面对艾滋病学员,常常值24小时班熬夜,如果眼睛充血、口腔溃疡或鼻腔粘膜受损,艾滋病戒毒学员近距离一个喷嚏,就有发生职业暴露的危险,更不用说制止他们过激的突发行为和流血事件。

“妻子不赞成,大吵了半个月,小吵了一个月。”警察闫化说,当初报名到艾滋病专管区,妻子是铁了心反对的,但终被迫接受。

刚到专管区时,为了孩子和家人的安全,闫化的妻子另外买了一台3公斤容量的洗衣机,专门洗闫化的衣服,还要用消毒液浸泡。

闫化说,现在妻子已知道这样做没有必要,但规矩已潜移默化地形成了,他的洗发水、沐浴露、牙膏、毛巾、被子、枕头等用品,都与家人分开使用。

“单位穿回来的鞋子是绝不允许进家门的。”闫化说,所穿的警服要用塑料袋包好。一进家门,时间洗澡,换上干净的衣服。

警察谢国胜说,艾滋病专管警察每月比其他戒毒警察多500元的补贴,所承担的风险却很大。

曾有专管警察去保险公司买保险,保险公司说没有此类险种。有专管警察家属去买了意外保险,咨询后得知专管警察若发生职业暴露,意外保险不会对此项理赔。

谢国胜说,初到专管区,妻子没提出异议,因为对艾滋病知之甚少,后来上才知道艾滋病的危险,妻子劝他干几年就别干了。

干几年朋友们就疏远了

“专管区的警察都一样,遇到的情况大都相同。”谢国胜说,到了专管区之后,一些老乡和朋友知道了,就慢慢疏远了,不愿意一起吃饭了。

警察傅建曾是参加专管区筹建的人员之一,现在是专管区的副所长。

傅建说,百分之八九十的家人都反对从事这项工作,所以专管区的警察相互之间很少聊这些事,大家听了都会不舒服,会影响斗志。

“在特殊的场所里,不是单凭英勇就能解决问题的。”傅建说,遇到突发情况,即使穿上防护服也没用,艾滋病学员狂起来,防护服一样撕烂。因此,管教工作的策略是攻心为上,重点做好教育、感化。

傅建说,他担心的是少数新来的警察,没经验,容易被想闹事的艾滋病学员挑衅,容易发生危险。“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谢国胜说,能到专管区工作的“元老”警察,是经过挑选的精兵强将。

被戒毒者划伤恐慌了六个月

2010年5月,正待确诊的疑似狂躁症艾滋病学员阿旺(化名)突然攻击另一名学员,双方随即扭打成一团,互助小组的学员合力把两人分开,但阿旺仍狂舞着手中的螺丝钉。

警察王涛与互助学员一起夺下螺丝钉,控制了局面。回到办公室洗手时,王涛感觉到右手臂隐隐作痛,发现手臂上有一道划痕,隐隐渗出血迹。 “完了,这回被感染了。”王涛说,当时脑子里各种可能感染和不可能感染的想法不停碰撞,备受煎熬。

直到6个月后,医生告诉他,没事。

(来源:广州)

原标题:衣服用品隔离亲朋好友疏远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高压喷嘴
活性炭过滤器
电动卷帘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