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沙坪坝信息港 > 时尚

在看脸的文娱界不看脸的胡歌才是清流201略

发布时间:2020-10-18 02:31:51
在看脸的文娱界:不看脸的胡歌才是清流 2016-08-16 16:08:46我要投稿

最近,网上流传着《琅琊榜2》开拍的消息。但我不开心。因为听说胡歌不演了。没了胡歌,追《琅琊榜2》的动力简直少一半好么!

  好在,制作方暂时否认。

  必须承认,从剧情到演技,从配乐到剪辑,从服装到道具。

  《琅琊榜》虐cry近3年内所有古装剧--

  近15万豆瓣网友给出9.2分。

  在这个充斥着蓝美瞳、白假发、五毛殊效的暑期档,我们怀念李逍遥,更怀念梅长苏。

  而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恰恰是由于--

  胡歌以后,江左再无梅郎。

  所以,不光想聊《琅琊榜》,还要说说胡歌。

  上戏毕业的胡歌,之前梦想不是当演员,而是广告导演。

  成为演员,纯属偶然。

  小时候,家里把他送去学表演,只是为了让他变开朗。

  胡歌小时候拍的平面广告

  没错,据“胡三岁”自己说,他之前性情很孤僻、内向。

  还自我分析出一套原因--

  家里养猫。

  说猫身上有一种寄生虫,对小孩个性发育有影响,身旁养猫的朋友也这样。

  (你让全天下的铲屎官情何以堪)

  还说如果自己再坏一点,戏可能演得更好。

  怪不得在《剑蝶》出演男二号大反派,只让人记住了他的俊,和为祝英台留下的泪。

  说到古装扮相,胡歌认第二,没人能认第一。

  年少成名,靠的是《仙剑奇侠传》。每个少女的梦中,都有一个逍遥哥哥。

  可以调皮,可以奥巴马允诺女性头像登美钞 特蕾莎修女支持率最高任性,可以欺负你,可以耍嘴皮。

  关键时刻,又不畏生死来救你。

  奠定了10年来仙侠剧男一号的人设。

  这个角色太受欢迎,导致胡歌后几年都在干一件事--

  在古装剧里,不断重复这个自己,完全没超出。

  《天外飞仙》

  如果不是由于车祸,我已成了泡沫。

  这是胡歌接受媒体采访,谈及当年李逍遥一角爆红的原话。

  那场车祸明显打断了节奏,让他未来的计划全变成泡泡。

  多年后谈到往事,他还会眼眶泛红。

  泛红不为自己,而是由于身边人付出了生命的惨重代价。

  而这类代价,也只有他这类差点死掉的人,才懂。

  大概是上海人+处女座的关系,这个人骨子里,有一种克制和计划,任何的情绪,都能自己默默消化。

  这类哑忍力,很多靠脸吃饭的演员,并没有。

  等待伤口复原,接受整容,重回《射雕英雄传》剧组的这段时光……难熬。

  1年内,胡歌的经纪公司“唐人”老总蔡艺侬要赔给电视台的钱、《射雕》导演李国立推掉的其他剧的钱,足以再拍一部新剧……欠他人的情太多,难熬。

  全球都等着他回归。

  然后,我们就看到了一个……超不自信的他。

  车祸受伤的右眼,总是被厚厚的刘海遮住。

  《射雕英雄传》《仙剑奇侠传3》

  他才开始主动要求撩起刘海,梳高发髻。

  《神话》里胡歌的两种造型

  导演一开始还犹豫,胡歌倒看得开:

  没关系,不可能一生都藏着掖着。你心里越在意,别人材会在意。当心里永久有一个阴影或遗憾留着,它是特别影响你演戏的。如果我这个槛过不去,那就没必要再做演员了。

  以后的《轩辕剑》《风中奇缘》,他的右眼露得更完全。

  《伪装者》里,剧本为他饰演的明台,特地设计了1幕小时眼角受伤的戏,为的就是契合这道疤。

  到了《琅琊榜》里,制片人侯鸿亮说,拍摄时,一点也没避讳这条疤。

  相反,伤疤正好跟梅长苏备受折磨的身世相吻合。

  这条疤,反而增加了人物魅力。

  对待一条伤疤的态度,正好说明了胡歌的成长。

  能直面过去的痛苦,这才是真的成熟。

  就像梅长苏地狱归来,说--

  我既然活了下来,就不能白白的活着。

  能入围白玉兰奖,跻身业内认可的实力派,靠的岂止是一张脸?

  靠的是,“智计无双”。

  《琅琊榜》

  痛定思痛。

  车祸后的几年,胡歌反复盘算过他的演艺路。

  重回荧幕后,他意想到仙侠剧是青春饭,二十到三十岁演演还可以。

  三十以后转型,必须的。

  有一天,我看到电视上在播《神话》,而同一时间,《仙剑一》《仙剑三》也在重播。我发现,虽然《神话》是在6年以后拍的,技能是提升了,但已没有《仙剑一》时期的生命力。

  胡歌口中没有生命力的《神话》,2010年刷新了央视收视纪录。

  他不满意。

  如今的国产剧市场,人人都赶着拍大IP,但真正使人冷艳的作品凤毛麟角。

  大家忙着向钱看,却忘了向前看。

  还好,胡歌遇见了《苦咖啡》导演张筠。

  他推掉手上所有古装、魔幻、仙侠男一号片约,接了这部“接地气”的时装剧。

  这是一部女人戏。

  胡歌虽然说是男1,但戏份其实不重,更像绿叶。

  他演一个没钱没学历,但很善良,有喜欢的人却不敢说的穷小子。

  这部戏,让他正式跳出偶像剧,终究变得像“演员”了。

  话剧最能磨演技。

  因此他开始接赖声川的话剧《如梦之梦》,演“五号病人”,提升现场感和灵活性。

  这个角色让他获得第二届丹尼国际舞台表演艺术最好男演员奖--

  要知道,他打败的可是话剧老戏骨,濮存昕。

  他还出演了白先勇的“沪语话剧”《永久的尹雪艳》,全程说上海话。

  观众都中了他的毒。

  老大说上海话哈嗲……

  网友古灵精怪逍遥游评价胡歌的表演:

  胡歌的徐壮图使人赞叹。初见尹雪艳时的紧张与幼稚:不自觉的揉搓西服底边,舞蹈时呆傻兴奋的表情,舞毕离开时快速握拳击打的小动作;

  十多年后事业有成时的成熟、干练、气度不凡;

  迷恋尹雪艳后的躁动、思维混乱;

  差点遭受车祸后的顿悟和苏醒;每个阶段都很好的掌控了人物的状态。

  随后他还加入“闫派演技”的《生活启示录》。

  剧中胡歌是个程序员,要跟大他十多岁的闫妮谈恋爱,还得当奶爸。

  《风中奇缘》里一直演男一的他,接了没那末讨喜的男二号,在轮椅上演完一整部剧。

  制片人蔡艺侬爆料,其实开始是定了胡歌演男一,卫无忌。

  但胡歌看剧本时,发现演男一太容易,反而是男二号“9爷”,演起来可以开更多脑洞--

  是让戏出现意外的亮点。

  他硬要演“9爷”,拖了两个月,后来剧组僵持不过,被说服了。

  甚么年龄做什么事。

  他要当的是演员,不是偶像。

  我对自己的定位是演员,这个身份让我觉得挺踏实、挺实在的。

  对剧本挑剔的取舍,对自己精准的定位,让他从“小学生”演技,一路朝着“大学生”迈进。

  《琅琊榜》中重生的梅长苏,就是粉丝向制作方和原著作者力荐的他。

  也是胡歌演过的戏里,难度最大的。

  以往的戏他都有动作,这部全靠语言。

  梅长苏是机关算尽的腹黑复仇者,哑忍克制,不能有太多肢体动作,但台词却多到必须每天熬通宵背。

  开拍第一周,胡歌很崩溃,乃至用饥饿法自虐--

  由于吃太饱,血会流到胃里,头脑更记不住东西。

  必须承认,经过几年磨练,《琅琊榜》里的胡歌,演技有质的飞跃。

  十年前的“逍遥哥哥”,痛苦时只会皱眉+眼神迷茫。

  《琅琊榜》里一样是痛苦,但不同状态下,胡歌的表演有明显的辨别。

  自嘲时,说几个字,叹一口气。

  痛苦夹杂无奈。

  镇定自若地听他人口里说出自己遭受的“削皮挫骨”疗法。

  反而让观众强烈感受到,那种非人的痛苦和失望。

  没有一番痛彻骨,哪来梅郎扑鼻香?

  而当大家忙着为《琅琊榜》点赞时,他又拍了一部《伪装者》时期接下的--

  《猎场》。

  《潜伏》编剧和导演姜伟新作。

  用胡歌自己的话说,这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行业剧,剧本精彩到停不下来。

  面对《琅琊榜》的好评,他很苏醒。

  他并没有像爆红鲜肉们那样,密集接新戏,赚快钱。

  反而觉得自己“有进步,但还能更好”。

  还后悔没早点看到《北平无战事》里的祖峰。

  这是两个相近的角色:

  当我看到了祖峰老师表演时我就想:哎呀,他演得更好、更成熟,拿捏得更精准。所以我想说,如果我能早一点看到就好了,这样我就有一个好的榜样和鉴戒。

  表妹心疼过车祸的老胡。

  怀念过仙剑的老胡。

  而在现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国产剧时期,在这个“面瘫.jpg”小鲜肉横着走的时期。

  表妹更敬佩这个硬派、对自己不手软、不停寻求演技上限的老胡。

  我一直很喜欢《哈利·波特》里,邓布利多对哈利说的这句话:

  让我们成为哪种人的,不是我们的能力

  而是我们的选择

  我想,这大概也是胡歌成功的缘由--

  永久比平凡的那个自己,想得深一点,做得快一步。

  不过让表妹伤心的是,《猎场》足足要等到今年12月,才能首播。

  好急。

  还好有老胡出镜的《大话西游》品牌宣扬片,可以拿来舔屏。

  片子叫《胡歌:致曾的兄弟》,是老胡今年唯一一部古装加身的作品。

  官方也在今天公布了完整版视频。

  鹅毛大雪中玩飞鸽传书的老胡,简直是画里走出来的男纸!

脾虚的宝宝吃什么调理
持续降压作用的长效药
如何选择软肝药品
清晨高血压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