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沙坪坝信息港 > 军事

央行仍有加息空间

发布时间:2019-06-13 17:28:27

央行仍有加息空间

央行是否加息徒生悬念!诸多因素给加息派提供了极大的佐证。2月份消费物价指数CPI 上升了3.9%,钢铁和高价石油双重推动今年的CPI走势,以及美联储加息频率、幅度有可能还要加快等,不一而足。然而,央行行长周小川对加息问题的态度转变却又让人们无所适从。周小川说:还不能说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了“加息周期”;利率政策并不是说一定要保证在任何时候存款利率都是正利率。虽然周小川并没有明确表示是否加息,但从他的言辞中还是透露出了下一步加息的可能性不大。 笔者认为,利率是否需要调整,既要看货币信贷增长速度,更要看通货膨胀率。特别是后者,它也是货币政策服务的目标。必要时央行可以选择继续上调住房贷款利率或者普通贷款利率。 到目前为止,我国货币增长仍然低于2005年央行15%的谨慎增长目标,很难为加息提供事实依据。与此同时,考虑到今年物价水平调控目标是4%,那么CPI单月同比超出5%且环比为正可以成为连续小幅加息的根据,CPI连续3个月同比超过5%可以成为连续大幅加息的根据,但是现在这些条件都不具备。另外,由于目前信贷管制捆住了利率政策的手脚,实际存款利率为负的加息理由也不成熟。 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货币信贷增幅始终维持在13%~14%左右波动,增幅十分有限。历史地看,上述货币信贷增幅与当前较低的利率水平并不对应,出现了明显的货币松、信贷紧现象。需要指出的是,这一现象与几年以前货币松、信贷紧的内在作用机理并不相同。1998~2002年间,我国宏观经济领域出现通货紧缩,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不足,银行惜贷、企业慎贷。由于当时货币信贷下滑是由微观主体造成的,利率变动很难发挥启动经济的作用。与过去不同,目前货币信贷增幅有限的主要原因是需要贷款的高增长企业往往受到信贷约束,而不受信贷约束的企业往往会因为效益不佳又不需要贷款。 毋庸置疑,在宏观调控中采用一些信贷管制措施是必要的,对于迅速遏制宏观经济运行中出现的问题和不良倾向往往能够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这类方法仍应尽量少用,并且在时机允许条件下需要用相对市场化的措施来替代。这是因为,信贷管制在调控过程中往往要直接干预微观经济个体的经营行为,这与我国市场化改革的总体思路并不兼容。其次,既然信贷管制措施为人所定,一段时间过后就难免碍于各方利益而终流于形式,调控效果往往很难持久。因此,我们应尽快放松信贷管制,注重采用相对市场化的利率手段来解决当前经济中出现的矛盾。事实上,在经济内生增长动力仍然强劲的条件下,放松信贷管制的结果会一定程度导致货币信贷反弹,而这正是利率手段发挥作用的大好时机。 3月17日央行宣布上调住房贷款利率以后,5年期以上自营性个人贷款利率不过大约维持在5.51%~6.12%的水平,而5年期以上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也只有4.41%,低于同期普通贷款利率水平。因此,未来央行将有很大的政策空间,必要时可以选择继续上调住房贷款利率或者普通贷款利率。即使上调幅度有限,相信也会对当前宏观经济运行中出现的一些结构问题起到意想不到的调控作用。

虹膜睫状体炎
赛车游戏
病因病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