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沙坪坝信息港 > 金融

新疆援建获千亿输血资源税改革试点或先起步

发布时间:2019-06-13 19:13:12

新疆援建获千亿输血 资源税改革试点或先起步

地处西北边陲的新疆,正站在“跨越式发展”的起跑点上。

4月24日上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宣布人事变动,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接替王乐泉,成为该地区新的党委书记。

就在此前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研究推进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工作。

无论是这一人事变动,还是近期中央对新疆一系列部署,都给外界传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新疆,这个占中国六分之一土地,资源丰富,与多国接壤的中国西北大区,正在开启新一轮发展的全新时代。

新主政者

新疆近日的重大人事调整引人瞩目。

新任区委书记张春贤,此前在主政湖南的四年时间里,提出了“一化三基”的战略,在湖南大力狠抓基础设施、基础产业和基础工作,以促进新型工业化,可以说交出了一份比较满意的答卷:2009年底,湖南省在建和通车高速公路,从2006年的全国第17位,跃居全国第3位;旅游收入首度突破千亿大关,成为全国第七个旅游收入超千亿的省份。2009年,湖南全省GDP增长13.6%,增速连续两年保持在全国前列,经济总量连续两年列居全国第10位。

张春贤在湖南的主政思路,或许正契合了当前新疆的发展需求。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学研究室主任朱恒鹏也建议,在基础设施、与人民群众生活生产密切相关的公用事业2264.176,5.04,0.22%建设以及环境保护和国土整治方面,中央政府应该进一步加大财政支持力度,保障新疆在基础设施、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方面达到和内地水平的基本均等化。

这些被认为是张春贤的工作强项,在湖南的做法也得到了中央的一致肯定。这意味着经济发展在新疆整体发展中,将占据更重要的位置。

而且,张春贤今年3月被香港媒体评为“开放的省委书记”,这一个特征引发了大众对他主辖下新疆新时代的更多更大胆的猜想。

有媒体认为,张春贤的到任,意味着新疆工作将在未来一段时期发生下列变化:其一,新疆工作将由过去稳定主导型,转向抓稳定与注重民主民生并重。其二,新疆将进一步对外开放。

千亿“输血”

早在去年下半年,中央就开始着手探索研究新疆发展的新模式。

2009年8月,胡锦涛在新疆考察工作,在新疆干部大会上首次提出“推动新疆跨越式发展”的目标。

不久之后,中央和国家机关64个部门、500多名干部,分批深入新疆的乡村农户、城镇社区、边防哨所、学校企业、机关团体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团场连队,紧紧围绕发展与稳定两件大事,广泛深入开展调查研究。

调研组返京后由国家发改委牵头召开多次会议,具体讨论支持新疆发展的政策和举措,包括可能会在南北疆各选择一个地区设立经济特区进行试点,以及结合新疆自然资源丰富的特点,进行资源税改革试点等。

今年3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主持召开了全国对口支援新疆工作会议。

在这个会议上决定,全国18个省市加上中石油12.08,0.09,0.75%公司将对口支持新疆12个地州市的82个县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12个师。

当时会议的结果是,“这些省市将拿出财政收入的一部分比例,支持对口城市的建设发展,第二年还要按财政收入增长状况,再适当提高对口支持的资金比例。”

尽管在很大程度上,地方官员对于本次对口援助的比例讳莫如深,但《财经》仍然从不同渠道了解到,19个省市有望每年拿出财政收入除去公安经费和教育附加费用以外的3%。到6%。用来对口扶持对口城市的发展,并且要求这些对口城市减少一次性的大笔投资,而是要把资金持续使用。

自然,这还不是扶持的全部力度,按照本次对口支援的会议精神,对口省市还有个逐年递增的规定,以8%作为上限。

也就是说,如果对口省市财政收入增速超过8%,就在上一年基础上,也就是3%。~6%。的基础上增加8%;如果对口省市财政收入增速在0~8%之间的,则按照实际这个数字比例增加;出现负增长的,对口支援力度要与去年的力度持平。

“粗略地统计了一下,此次18个对口省市加上中石油前五年的援建资金总共超过了1000亿。”本报采访数位此次参与新疆调研的官员和专家均表示,此次5月份中央召开的新疆工作会议,将主要研究对于新疆输血之后,新疆自身的造血功能,以及推进原有各项财税政策的改革试点。

资源税试点有望

除了直接输血,资源税改革试点首先或许会从新疆起步。

国家开发银行顾问、原副行长刘克崮此前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今年上半年是出台资源税改革较为有利的时期。

本报亦从不同渠道获悉,5月份召开的中央新疆工作会议之后,资源税改革首先可能会在新疆试点,早在3月份,即全国“两会”之后,中石油就已和财政部、发改委、税务总局等各方商讨关于资源税调整的具体细节。

其实这笔账,精明的财政部门早已经核算过,新疆按2009年的量计算,可以增收40到50个亿。不过,这笔钱不是政府拨款,而是中石油自己掏腰包,好在中石油是中央企业,也等于用中央来补贴地方了。

除石油天然气外,新疆其他矿产资源开发所产生的资源税都将留在本地,而且对煤炭等固体矿产资源的资源税征收标准也将有所提高,这些都将有效增加地方财政一般性预算收入。

还有观点认为,目前的难点仍是增值税75:25这个比例上。增值税只有25%留给地方。这个比例不调整,很难改善当地的收入状况。

“不光是新疆,整个西部基本上也都一样。但要调整这个比例,将是财政界的一件大事。”一位财政学者对这个数字在短期内调整并不抱有希望。

市场化有待提高

除了外部的输血和扶持,新疆内部的改革和市场化程度的提高,在一定意义上可能更为迫切。

一直在关注新疆经济的朱恒鹏在详细研究了新疆这几年的数据后发现,和国内其他省份相比,新疆的市场化程度明显偏低。1997~2008年间新疆市场化水平在全国31个省份中一直排名24~30位之间。

市场化程度偏低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新疆的非国有经济发展严重滞后,非国有经济比重在全国排名始终倒数,近几年里甚至落后于西藏成为倒数。

自上世纪80年代来以来缘起于沿海一带的“下海潮”并没有对新疆有丝毫影响。

稍许有些变化的是,一些外地人千里迢迢去新疆找矿,或者在新疆承包了棉田,每年到夏天的时候,新疆的棉花成熟,大批四川、甘肃等地的打工者北上采摘棉花,声势甚为浩荡。

但以大中型国有企业为主要经济支撑的现状却依然没有改变,这些大型的石化项目,其产业链条主要在内地和东部,其产品往往在内地深加工一番之后才能回到新疆。

国有经济强大,加上政府效率低下,民营资本在新疆可以说一直处于游离状态。2008年新疆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为2260亿元,而去年山西煤炭行业重组披露的信息表明,仅仅浙江温州一个县在山西煤炭行业的投资额就超过500亿元,而新疆2007年吸引的外商直接投资额只有1.25亿美元。

自然,这些所有的因素构成了现在新疆的现状,曾经一度有人认为,新疆丰富的自然资源可以吸引投资者,朱恒鹏并不同意这个看法,单凭借资源优势而忽视对其他方面尤其是政府职能和效率的经营和改善,终恐怕将陷入“资源的诅咒”: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或地区往往缺乏改革创新的动力而经济落后或者贫富悬殊。

新疆新一轮发展能否打破“资源的诅咒”怪圈,新的财税政策能否为新疆带来全新的面貌,这都是摆在新疆和全国人民面前的新课题。

治疗用药
微信小程序代理加盟
类脂质渐进性坏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